货币政策如何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时间:2019-10-08 来源:www.feijiazhuang.com

?

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并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中央银行最近推出了一种拳击组合。首先,改革和提高贷款市场报价率(LPR),并在8月20日成功完成了第一笔报价。将贷款基本利率与公开市场利率直接挂钩有助于合理化银行体系的市场资本成本,从而贷款利率的传导渠道。之后,决定于9月16日将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降低0.5个百分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运营的城市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提高1个百分点,10月提高2个百分点。执行。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有望释放约9000亿元,从而使该行的资本成本每年减少约150亿元。

这套货币政策组合是在改革的基础上,在合理的传导机制的基础上,结合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兼顾长效机制建设和反周期调整,避免了水灾,值得赞扬。但是,从短期来看,当前政策在降低公司融资成本方面的作用可能仍然有限且缓慢。未来,迫切需要大幅降低MLF利率,同时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并将低成本资金引入企业。同时,在保持金融稳定的基础上,增加工业投资基金等基础设施投资主体的融资,扩大融资主体范围,扩大企业融资渠道。可以从以下几点分析政策组合的效果。

首先,LPR有效性的关键在于对MLF利率的有效指导。 2013年,启动了LPR报价机制,此机制称为贷款基准利率。 10家国家银行根据基准贷款利率报告了旧的LPR。尽管它被定义为最高质量客户的贷款利率,但其报价不受政策利率的指导,也与银行的资本成本无关。报价水平一直稳定在贷款基准利率的0.9-0.95倍。另一方面,对推广和应用没有严格的要求。大多数商业银行贷款的实际利率仍与基准贷款利率挂钩,与旧的LPR无关。由于自2015年以来未调整基准贷款利率,并且银行贷款利率相对稳定,即使由于房地产风险溢价上升等因素,2018年也存在一定的上升趋势。到那时,货币市场和银行间市场的利率持续下降,带动了银行资本成本的下降。从客观上讲,这导致银行业的传播增加,效率提高。一方面,它有效地对冲了今年服务业的下降趋势,并有助于保持GDP的稳定增长。另一方面,实体经济仍然无法享受资金下降带来的好处。在PPI负增长的情况下,它提高了企业的实际利率,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企业的财务负担。

改革后,LPR称贷款市场报价率,在变更名称的同时扩大了报价范围,增加了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和私人银行,并改善了报价的表示形式。增加了五年期利率期限,丰富了利率期限结构。在这一系列操作中,最重要的是LPR“替代锚点”,它基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当前主要称为中期贷款便利化MLF)。同时,大力推动LPR报价形成商业银行贷款利率,确定其基准利率水平。考虑到在过去十年左右的利率市场化改革过程中,无论是自上而下的改革还是自下而上的金融创新,商业银行债务方面的构成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央银行的借款,包括按市场价格的存款,已经与货币市场利率建立了明确的联系关系,换句话说,可以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有效地指导它们。正是因为如此,LPR与MLF利率相关联,以便有效地在资本成本向贷款利率的转移中发挥作用。 MLF的指导作用是LPR效果的关键起点。

第二,LPR的改革效果需要在未来2-3年的中长期中逐步体现出来。 LPR定价模式改革是一个渐进的改革。新发行的贷款主要以贷款市场报价为准,股票贷款的利率仍按照原合同执行。有两个滞后。一方面,新贷款将逐步采用贷款市场报价率作为基准,无法一次完成。预计新贷款的LPR定价将在2020年下半年全面实施。另一方面,这一点更为重要。截至8月底,发放给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46.82万亿元。即使不考虑抵押贷款,大量股票贷款也必须在到期后重新采用LPR定价。这个任期基本上超过十年。仅考虑公司贷款,至少需要2-3年才能消化掉现有贷款的大部分。转向完整的LPR定价模型需要很长时间。

第三,LPR定价模式很难有效对冲银行最终贷款利率的加点问题。在改革后,银行新增贷款将在LPR之上再加点形成最终贷款利率。改革前1年期LPR为4.31%,一般贷款的加权利率在6%左右,中间的点差实际体现了银行的风险溢价等因素。而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商业银行风险偏好趋于谨慎符合其市场化经营的定位,风险溢价客观上是要上升的,也就是说加点部分实际还有上升的压力,因此在资金成本固定的情况下,贷款实际利率的下降幅度必然极为有限。当然,商业银行最终贷款的加点幅度还会受到金融市场一系列结构性因素的影响,包括企业融资渠道有限,商业银行的议价能力相对较强;企业的财务数据存在大量失真,社会信用建设还有待加强,导致银行的利差中隐藏了一部分反欺诈溢价等。这些结构性因素都是LPR改革无法解决的,需要其他改革措施的配套推进。

第四,降低准备金主要影响LPR定价中的加点部分,影响有限。在MLF利率不变的情况下,降低准备金对LPR的影响就主要体现在MLF加点幅度的变化上。主要通过两个渠道:第一是增加了银行的可用资金,但在今年资金面整体宽松的情况下,银行间市场已经积累了大量资金,DR007等代表性货币市场利率处于相对低位,准备金释放出的资金很大部分将被公开市场投放量的下降对冲,增加银行可用资金的激励效果非常有限。第二,降低银行资金成本,这点更加有意义。众所周知,准备金是对商业银行销售存款产品征税,降低准备金相当于对银行减税。从利率对比看,准备金利率1.62%,1年期MLF利率3.3%,在商业银行同时存在央行借款和准备金缴存的情况下,降低准备金率,将使得商业银行不再承担这部分负利差,会实际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但由于此次全面降准幅度仅有0.5个百分点,定向降准的辐射范围有限,实际资金成本只能降低约150亿,对于LPR构成中的点差影响也会非常有限。这对于资金存量庞大的中国银行体系来说,可谓杯水车薪,不足以产生较大的影响。因此,在不考虑其他监管类措施配套的前提下,预计LPR下行幅度不大。

总体看,要想在短期内快速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还需直接对LPR中的基础定价,即MLF的利率进行直接调整。建议尽快降低MLIF利率以对冲不断上行的风险溢价扩大因素。同时,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银行大幅收缩了表外业务。在有效地降低了金融风险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企业的很多其他融资渠道受阻,包括产业投资基金等。在其他渠道受阻情况下,企业只能依靠银行这一主体。由于不同企业有不同的融资需求,银行在定价中面对着信息不确定性和自身的经营成本约束,只能采取相对平均的定价模式。这样难以有效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所以必须要拓宽企业的融资渠道,用具有不同风险偏好和成本结构的金融主体满足企业的不同融资需求。这就需要在合规的基础上加大商业银行对其他金融主体的融资供给,通过各类金融主体的合力,将银行间市场的资金有效引导至实体经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责任编辑:DF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