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论文也能评教授,教授晋升有“破”更得“立”

时间:2019-09-03 来源:www.feijiazhuang.com

20: 18: 27 Bright Network

网络地图

教授没有“达到标准”的论文。最近,南京林业大学理学院的教师姜华松成为第一个推广具有教学专长的教授的人。越来越多的学院和大学不仅仅使用这些论文来评估他们的头衔。据“新华观点”记者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有100所高校开展了职称评定,逐步打破了“只有学历,只有学历,只有论文”的评价方向。

谈论高校“唯一论文”的弊端,“教学胜于写作”等标题,是一个老式的话题。近年来,国家层面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关于高校教师评估制度改革的文件。例如,教育部《关于深化高校教师考核评价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改变“只教育,只有资格,只有论文”的人才评价标准。

无论现实如何,虽然相关改革文件不断推出,但实际效果并不明显。 “矛盾”仍然无法解决。从这个意义上说,南京林业大学等案例开始出现在高校,具有突破性的意义。

但是,只有意外情况远远不够。有必要为传统的纸质评价体系等标题建立完善的评价标准。目前,它仍然是一个需要通过职称评估来打破的缺点。无论是推广论文还是推广教学,都需要一个公平的标准。将论文与教学结合起来是不可能的。允许教师通过教学进行推广并不意味着否定论文的推广。因此,如何避免教学推广的标准模糊,甚至导致各种“作弊”和“放电”的推广,必须依靠明确的制度来阻止泄密。

事实上,对教学专业知识的评价比论文的推广的刻板印象和封闭性更为主观。例如,评估主体可能不仅仅依赖于自上而下的学术权威,学生评估也应该占据必要的权重。为了确保这种联系的公平性,它与防止纸张作弊同样重要。

此外,教学促进门槛水平也非常重要。太低可能会削弱产权评估的严重性;过高,会削弱改革的红利,打破“只有纸”评价体系的效果不明显。正如媒体调查发现的那样,一些高校规定,除了比其他类型教师更高的教学时间要求外,参与教授还必须获得国家教学奖,副教授必须获得省级教学奖。这样的标准很可能导致符合标准的教师数量非常有限。最后,这种评估很可能成为个别教师的“奖励”,实质效果并不显着。

因此,促进教学专业知识促进机制不能成为个别大学的选择性行动,而应在更大的机构层面进行规范和实施。首先要解决的是促销标准,第二是要控制质量和程序。有必要防止教学质量评估的“混合水”作为纸张作弊的预防。例如,一些大学教师建议,对于不同职业和不同职位的“教学好”应该有不同的标准。这涉及不同专业的教师分类。

一些大学已经开始表现出“没有论文教学也可以成为教授”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从系统的角度来看,这仍然是一种破坏“只有论文”评价体系的零星尝试。在形成标准化和系统化的教学推广渠道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一定程度上,这是一个“突破性问题”,在论文评估体系之外建立一个新的多元化推广体系仍然需要更高水平的“站立”。如果它稳定,不仅可以使教师有更清晰的晋升期望,还可以提高大学的教学质量和学术质量。

免责声明:本文的复制目的是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来源标记不正确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利,请与所有权证书联系网站,我们会及时更正并删除,谢谢。

网络地图

教授没有“达到标准”的论文。最近,南京林业大学理学院的教师姜华松成为第一个推广具有教学专长的教授的人。越来越多的学院和大学不仅仅使用这些论文来评估他们的头衔。据“新华观点”记者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有100所高校开展了职称评定,逐步打破了“只有学历,只有学历,只有论文”的评价方向。

谈论高校“唯一论文”的弊端,“教学胜于写作”等标题,是一个老式的话题。近年来,国家层面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关于高校教师评估制度改革的文件。例如,教育部《关于深化高校教师考核评价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改变“只教育,只有资格,只有论文”的人才评价标准。

无论现实如何,虽然相关改革文件不断推出,但实际效果并不明显。 “矛盾”仍然无法解决。从这个意义上说,南京林业大学等案例开始出现在高校,具有突破性的意义。

但是,只有意外情况远远不够。有必要为传统的纸质评价体系等标题建立完善的评价标准。目前,它仍然是一个需要通过职称评估来打破的缺点。无论是推广论文还是推广教学,都需要一个公平的标准。将论文与教学结合起来是不可能的。允许教师通过教学进行推广并不意味着否定论文的推广。因此,如何避免教学推广的标准模糊,甚至导致各种“作弊”和“放电”的推广,必须依靠明确的制度来阻止泄密。

事实上,对教学专业知识的评价比论文的推广的刻板印象和封闭性更为主观。例如,评估主体可能不仅仅依赖于自上而下的学术权威,学生评估也应该占据必要的权重。为了确保这种联系的公平性,它与防止纸张作弊同样重要。

此外,教学促进门槛水平也非常重要。太低可能会削弱产权评估的严重性;过高,会削弱改革的红利,打破“只有纸”评价体系的效果不明显。正如媒体调查发现的那样,一些高校规定,除了比其他类型教师更高的教学时间要求外,参与教授还必须获得国家教学奖,副教授必须获得省级教学奖。这样的标准很可能导致符合标准的教师数量非常有限。最后,这种评估很可能成为个别教师的“奖励”,实质效果并不显着。

因此,促进教学专业知识促进机制不能成为个别大学的选择性行动,而应在更大的机构层面进行规范和实施。首先要解决的是促销标准,第二是要控制质量和程序。有必要防止教学质量评估的“混合水”作为纸张作弊的预防。例如,一些大学教师建议,对于不同职业和不同职位的“教学好”应该有不同的标准。这涉及不同专业的教师分类。

一些大学已经开始表现出“没有论文教学也可以成为教授”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从系统的角度来看,这仍然是一种破坏“只有论文”评价体系的零星尝试。在形成标准化和系统化的教学推广渠道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一定程度上,这是一个“突破性问题”,在论文评估体系之外建立一个新的多元化推广体系仍然需要更高水平的“站立”。如果它稳定,不仅可以使教师有更清晰的晋升期望,还可以提高大学的教学质量和学术质量。

免责声明:本文的复制目的是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来源标记不正确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利,请与所有权证书联系网站,我们会及时更正并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