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因工作原因与同事打架受伤能否认定工伤

时间:2019-07-26 来源:www.feijiazhuang.com

2745bf21-4c49-4ee9-ae42-bbfe75b6bd87

一个单位的同事在工作中遇到矛盾和纠纷时,应该和平地进行沟通,要求领导出面解决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战斗和正常完成工作任务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胡一道是甘肃煤业集团的工作人员。 2014年8月19日上午9点,胡一道不小心摔倒,被同事谢勋淹没。这两个人互相争吵,互相撕扯。苗人凤同事等待人们劝说。

胡一道握着挖掘工具的扁铲和谢勋的眼泪,在谢勋的脸上,两名男子再次被他们的同事说服,谢勋拿着工具斧头打到了胡一道的头上,被诊断出来了。由于颈后颈裂伤,脊髓损伤,颈椎骨折。根据司法材料鉴定所的确定,胡一道的残疾等级被评为四级残疾。

第(1)项的规定属于与工伤有关的范围,应被视为工伤。

2015年9月初,人力资源和社会福利局收到了群众的回应,说胡一道因为和别人打架而受伤。根据公安局于2015年9月6日和2016年3月发布的《关于谢逊故意伤害案件的情况说明》,人民和社会局依法进行了调查。30日,法院作出(2015)华楚子初字号189《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并且在公司提供虚假材料和证据的情况下将《工伤认定决定书》视为错误的工伤识别。

2016年5月2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决定依法取消《工伤认定决定书》并重新认证,并指示公司立即偿还人民币90,366.44元的工伤保险费。在10个工作日内付给胡一道。逾期将依法移交司法机关调查公司的相关责任。

如果是工伤或工伤,则决定不被视为与工作有关的伤害。

胡一道拒绝接受该决定,并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审判后,法院于2016年11月23日作出判决,辩称人事和社会事务局认定事实属实,但适用的法律是错误的。判决废除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命令社会保障局重新采取行政行动。

在工伤或工伤的情况下,决定不承认工伤。法律咨询微信bestfch001。胡一道拒绝接受该决定,并再次提起行政诉讼。在诉讼过程中,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撤销的决定》,然后他申请撤回诉讼并允许撤回诉讼。在第(3)项规定的“暴力造成的意外伤害”的情况下,决定不被认定为工伤。

胡一道拒绝接受不确定工伤的决定,并提起行政诉讼。

原讼法庭:胡一道在工作中受伤,应被确定为工伤

一审初审法院认为,胡一道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工作,并且来回维修。在不小心摔倒的过程中,谢勋正在工作,不堪重负并造成眼泪和伤害,所有这些都是在短时间内持续不断的。发生的行为,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胡一道的伤势是他个人的愤怒造成的。因此,人体和社会保障局对胡的刀的辩护是由于他个人的愤怒,而不是他的工作职责,不应被视为对工伤的辩护。支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调查的事实很清楚,但适用的法律是错误的,应该撤销。

人事和社会事务局呼吁:胡一道正与同事争吵,互相伤害,与履行职责无关。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呼吁胡一道与谢勋争吵,互相暴力伤害,与履行职责毫无关系。履行职责所致的暴力伤害,通常被称为某些人因履行职责而导致的不合理或非法目的所造成的暴力人身伤害。

解释书指出,履行职责所引起的暴力是暴力与表现之间的因果关系。这里的“因果关系”应理解为直接的因果关系,不包括间接因果关系。

二审法院:执行职务的暴力伤害是暴力伤害和履行职责之间的因果关系。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胡一道的伤害是否是由于履行职责而造成的暴力伤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供的事实并未确定工伤是否明确以及适用法律是否正确。

胡一道的伤害是否是因履行职责而引发的暴力问题。

第(3)项,其中“由于履行职责和暴力事故而因履行职责而造成的暴力伤害”意味着所遭受的暴力与履行职责有因果关系。就立法原则而言,案件的精神以及前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答复函,工伤保险是确保工人在下班后或与工作有关的活动中获得救济,如只要工人受到的伤害与工作内容有关。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应将其视为工作造成的暴力。

在这种情况下,2014年8月19日上午9点,胡一道在工作大修过程中意外跌倒,他的同事谢迅不堪重负。在争吵和相互撕裂之后,他的同事苗仁峰和其他人说服了他。一把刀和一把采矿工具平铲和谢勋撕裂,一张膝盖放在谢勋的脸上,两人再次被同事劝说,谢勋拿着工具斧头抓住刀头撞了一头,致使胡某刀伤了。法律咨询微信bestfch001。在这种情况下,胡一道在大修过程中不小心摔倒了,他的同事谢勋不堪重负。双方争吵并互相撕扯,这是他们履行职责时的堕落。然而,在胡一道和谢勋的撕裂行为被同事说服之后,胡一道拿着采矿工具平铲并用谢勋把它撕下来,谢勋的膝盖顶部的表情变成了相互殴打,和职责的履行一直没有必要的联系。

第(3)项规定的与工作有关的原因造成的暴力局面。

关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制定的工伤决定事实是否不明确,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决定不承认与工作有关的伤害。胡一道和谢勋之间争吵和殴打的时间是工作时间。原因是胡一道不小心摔倒了谢迅的身体,但事情完全可以通过合法和适当的方式解决,并且不会有太多的眼泪和殴打。双方的撕裂和殴打不是履行工作职责或更好地履行职责所必需的。胡的伤不是由履行职责造成的。职责的履行没有因果关系。

对于第(3)项规定的“暴力造成的意外伤害”,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是正确的。

总之,甘肃高等法院裁定一审判决被撤销,胡一道的指控被驳回。

重审申请:由于履行职责,我处于意外伤害的情况,如暴力,应被视为工伤

胡不满,并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申请再审的理由如下:

第(3)项的规定应被视为与工作有关的伤害。

2.局势的发展需要双方的克制和冷静,而不是我能单方面控制局势。在被别人说服的那一刻,我在没有身体接触和语言冲突的情况下被谢勋意外地伤害了。这是由谢勋的意志决定的,我无法预测和控制它。

人权和社会事务局辩称:作为一个思想正常的成年人,人们对相互愤怒的危险有一种自然的理解,不能被认为是与工作有关的伤害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答复的具体原因如下:

在与他人打架的过程中,胡一道故意伤害他人。 (2015)华川初字第18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也证实了这一事实。

工伤的情况和案件规定的同样的工伤。第(3)项中定义的意外伤害。

最高法院:胡一道遭受的暴力与其履行职责之间没有直接和不可避免的联系,他不能被认定为工伤

最高法院已经审查过,案件的主要焦点是胡一道的伤害是否是他职责引起的暴力行为。

第(3)项的规定应当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被认定为工伤,如果他们因履行职责而遭受暴力等意外伤害。

根据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胡一道不小心摔倒并淹没了他的同事谢勋。这两个人互相争吵,互相撕扯,并被同事苗仁峰等人说服。在侯依依拿着挖掘工具的平铲和谢勋撕裂,并且膝盖在谢勋的脸上后,两人再次被同事说服,谢勋拿着工具斧头撞到了胡某的头上,造成他受伤。

Although Hu Yidao’s injury occurred during working hours, at the workplace, and had a certain relationship with the performance of his duties, the connection was not direct. The direct cause of Hu’s injury was a beating of others and being injured by others. The facts were confirmed by (2015) Hua Chuan Chu Zi No. 189 criminal incidental civil judgment.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accidental injury caused by violence, as stipulated in Item (3). It was not inappropriate for the court of second instance to revoke the judgment of the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and dismiss Hu’s claim.The provisions of the second paragraph are determined as follows:

Rejected Hu Yidao's application for retrial.

Case No. (2018) Supreme Court Application No. 8657 (Party name)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