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证券一员工斥资百万违规炒股亏损 案发后求轻罚

时间:2019-12-27 来源:www.feijiazhuang.com

0x 251 c

Hot Column

Self selected Stock

Data Center

Market Center

Capital Flow

Simulated Trading

Client

Original Title:浙江证券的一名员工在经历了百万美元的非法炒股损失后辩称,家庭负担太重,不能从轻处罚

记者帅克聪,刘春燕,北京报道

当你是官员时不想发财,进入证券公司时不要投机。 然而,人们违法并不少见。 最新的例子来自浙江证券。SH)

近日,中国证监会公布的一项行政处罚决定显示,时任浙江证券三门南山路证券营业部财务总监的于今因非法买卖股票被罚款40万元。 记者注意到,于今为自己辩护称,这个家庭负担不起罚款,并要求从轻处罚。 然而,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并没有采纳这项建议。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备案数据,于今此前已离开浙江证券,于2019年3月7日离职。 11月26日,记者《华夏时报》致电浙江证券三门南山路证券营业部。接听电话的员工表示,公司没有这样的人,也没有其他评论。

投资了数百万只非法股票,损失了近3万只。

据中国证监会调查,2011年9月1日至2019年3月7日,于今在浙江证券有限公司三门南山路证券营业部工作,并于2011年9月6日获得中国证券业执业证书,为证券从业人员。

李谋亚和于今是亲戚 2014年1月17日,李谋亚证券账户在浙江证券有限公司三门南山路证券营业部开立,三方同名银行账户对应为中国建设银行账户 2017年2月3日至2018年6月13日,于今通过自己和亲友的银行账户将家庭财产转入李牟亚证券账户。自2017年4月4日起,于今通过提现、转入亲友账户和个人账户等方式从李牟亚证券账户中提取收益。

2017年2月3日至2019年3月7日,于今实际控制并使用李慕亚的证券账户共交易31只股票,累计交易金额约为2206万元,其中购买金额约为1014万元,销售金额约为1102万元,亏损约为元

中国证监会表示,上述违法事实有相关劳动合同、证券执业证书、查询笔录、证券账户数据及交易流程、银行账户数据及转账流程、证券交易所提供的数据等证据证明,足以予以确认。 于今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第《证券法》条第43条第1款的规定,构成第《证券法》条第190条禁止股票交易人员持有或交易股票的非法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于今在辩护材料中提出,她积极配合调查,态度端正,主观上意识到她的行为是非法的,但她的家庭负担过重,无法承受罚款。 转入证券账户的金额并非全部用于运营股票。实际用于经营股票的金额约为100万元,没有扰乱市场或盈利。 此外,参照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的类似案例,本案处罚过重。 总而言之,于今要求从轻处罚。

经审查,中国证监会认为配合调查的困难和家庭情况不属于《行政处罚法》规定的从轻或减轻行政处罚的情形。 此外,还没有确定所有转账金额都用于股票交易。事先通知清楚说明了所涉股票的交易金额,在实施处罚时充分考虑了其他情况。 但是,当事人引用的案件不同于案件的事实和情节。中国证监会将根据案件当事人的事实和情况进行处罚,并给予合理的处罚。 因此,有关各方的论点不会被接受。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对于今处以40万元罚款。

证券从业者的股票交易限制可以取消吗?

近年来,证券从业人员非法炒股的案件屡见不鲜。 自今年年初以来,包括国泰君安证券、国鑫证券和华泰证券在内的许多证券公司的员工因私下或代表客户交易股票而受到监管。

现行证券法律法规明确禁止证券从业人员参与股票投机。 根据《证券法》第四十三条,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和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的工作人员、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参与股票交易的其他人员,在任职期间或者法定期限内,不得直接或者以假名或者以他人名义持有或者交易股票,也不得接受他人捐赠的股票。

与此同时,关于证券从业者的股票交易限制是否应该解除的问题,人们经常进行讨论。 一方面,一些从业人员认为,大多数证券公司的员工很难接触到内幕信息,全面禁止股票投机是不合理的。另一方面,证券公司的一些员工经常接触上市公司,如从事研究工作,这可能滋生内幕交易。

事实上,关于是否解除股票交易限制的讨论也存在于立法层面。 仍在修订中的《证券法》在2015年的一次审查中提议允许证券从业者买卖股票。 然而,根据一些媒体来源,这一提法后来被削弱,不再提及。 仍然很难知道新的《证券法》将如何规定。

独立金融评论员郭士良(Guo Shiliang)认为,经过多年国内证券市场的快速发展,员工数量已经非常庞大。 然而,证券从业者之间并没有小的区别。与基层业务接触的证券从业人员通常很难获得最核心的信息。 事实上,由于长期未能参与股票投资,他们在股票市场的实际交易经验甚至比不上资深股票投资者。 从更好地为投资者服务和不断提高从业人员综合能力的角度来看,可能需要有针对性地部分放开对基层从业人员的股票交易限制。

郭士良指出,是否放开证券从业人员的股票交易限制可以区别对待。 他告诉记者《华夏时报》,建议对不容易接触内幕交易或核心信息的从业者,特别是基层从业者适度开放。 但是,对于接触到核心信息的从业人员,建议不要对外开放,应进一步加大对内幕交易、股价操纵和鼠仓违规的成本和打击力度,进行有针对性的监管。

责任编辑:王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