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江苏省二三级医院集体“割肉”,看全国分级诊疗

时间:2019-12-24 来源:www.feijiazhuang.com

[编者按]目前,中国的医疗改革触及了医院的核心。 面对巨大的压力,公立医院需要寻找新的收入来源,以弥补目前药品奖金收入的损失,满足各项政策和医院经营的需要 然而,在分级诊疗的道路上,核心医院必须调整自己的定位,坚持公益性,避免营利性扩张现象。

这篇文章是由医学领域的智囊人物紫Buyu写的。由欧盟大学健康编辑,供业界参考。

医学会(医学会)的领导单位是否必须集体“切肉”?

日前,江苏省卫生委员会发布《江苏省医疗联合体建设规划(试行)的通知》(以下简称《规划》),明确表示到2019年6月底,江苏省所有县(市)和涉农区将启动县级医疗社区建设,所有区市将启动医疗集团建设,所有城乡政府组织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乡镇医院和村卫生室将加入医疗社区 到2020年,江苏将形成布局合理、管理规范、运行高效的医疗联合服务体系。

衡量系统是否完善的关键是要达到以下指标:

全县医疗救治率不低于90%,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转院人数每年增加不超过10%;

从二级和三级医院转到初级医疗保健机构和继续医疗机构的病人人数每年应增加不少于20%;

自2018年起,每年到市医疗集团和县医疗社区的主要医院就诊的首次次数减少不少于10%,平均住院时间不少于1天。

在2019年全国医疗管理大会上,国家卫生委员会主任马肖伟提到,今年应确定100个城市医疗团体和500个县级医疗社区试点。

许多人担心,从江苏省开始,医疗协会牵头的医院减少门诊人次的大趋势将被一扫而空,更多的二、三级医院将集体“割肉”

在2018年江苏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工作会议上,原江苏省卫生和计划委员会表示,2017年江苏省成立了314个医疗协会,近90%的居民在县域就医,绝大多数患者留在基层。

也就是说,就江苏省而言,到2020年实现全县至少90%的人看病的目标并不难

实施中的主要困难在于从基层医院转来的病人数量增加的“上限”到从上级医院转来的病人数量增加的下限,以及首次就诊次数和在主要医院的平均住院时间减少的硬性指标这是《规划》的关键

在探索医学协会推广的过程中,由于“协会”规则不完善,许多大医院“借用政策东风”,进一步扩大虹吸效应,实现“赛马圈地”。

为了保持促进医学会发展的初衷,明确各级医院的定位和主要任务,去年8月9日和10日,国家卫生安全委员会集中发布了《医疗联合体综合绩效考核工作方案(试行)》和《关于进一步做好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有关重点工作的通知》。意义非常明确:上级医院是否在医疗技术、学科建设等方面帮助下级医院,将通过检查而知晓。

医学会国家综合绩效评价指标体系主要根据基层患者数量、转院患者数量及其比例等指标的增长来评价上级医院对下级医院的援助效果。

然而,在这种评估制度下,许多高级医院对低级医院的援助仍然停留在派遣专家进行诊断和技术指导等措施上。最终,更多的病人将被转移到更高一级的医院。下级医院将成为上级医院的“转诊台”,难以从根本上提高基本诊疗服务能力。

江苏省一家社区医院的院长说,2017年有4000多名患者从他们的社区转来,但很少有患者从他们的社区转来。 一些大医院加入了太多的“小兄弟”,而没有太多的专家被派往下级医院指导他们的业务,只有一个空空壳。甚至有大医院要求下级医院每月向上转诊一定数量的病人.

”该政策没有明确提到有多少病人被大医院转诊到下级医院,也没有具体说明哪些病人需要向下转诊,这是一个真正的困难 南京江心洲社区医院副主任盛云东表示,此外,许多担心基层医疗机构诊疗能力的患者往往选择“减少出行”,不愿搬家。

正是基于这种情况,江苏省这次出台的新政策把“董事会”留在了上级医院。

政府的态度非常明确:实行分级诊断和分级治疗的政策,不会“再犯任何错误”。为了充分发挥上级医院的主动性,必须从上级医院的切身利益出发。

自《规划》发布以来,“医学界”已经联系了江苏省的许多主要医院 他们都说,目前医院无法区分第一次和第二次就诊的数量,但门诊人次的平均增长确实逐年放缓。 其中,常见病、多发病和慢性病的数量有所减少

“如何考虑首次门诊的数量可能需要进一步获取医疗数据以及更详细的评估和制定。” 一位主要的医院官员告诉“医学界”,但很难迅速减少大型医院的门诊人次。

“有些病人只是普通疾病,如感冒和发烧,可以在社区诊所诊断。 但是因为病人在这里,他不能被推回去。 为了维持巨大的运营成本,大型医院也需要门诊和手术的支持。 “负责人透露,自2013年医院牵头成立医疗协会以来,截至2017年,医院的三级和四级手术数量增加了14%

大型医院减少门诊人次真的很难吗?事实上,一些前瞻性的地方政府部门和医院管理者已经采取了行动

以医疗改革试点城市厦门为例。2016年,厦门市医院门诊人次同比下降3.13%。社区中仍然存在大量常见的疾病。基层医院患者首诊率超过85%。患者的治疗变得更加合理,分级诊疗的效果初步显现。

从2013年起,北京儿童医院联合20家省级儿童医院的儿科资源,下沉至县、市级卫生机构,为实现儿科分级诊疗奠定了基础。此后,北京儿童院的门诊量大幅降低。2018年1至11月,医院门诊量较2017年全年下降23%。

广东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耿庆山表示,2016年该院主动关停一家以接诊常见病为主的分院门诊部,门诊量降低5%;2017年,又关停一家,门诊量再度降低5%。

“关停不等于舍弃,而是进行优化,提高住院病人的住院标准,收治重病、大病患者。2016年的分院门诊部改造成了肺癌、乳腺癌的专科病区,就诊人群“旺”得不得了,病源结构调整了,收入也上去了。”

去年9月,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宣布——全院削减床位1000张,实现全院零加床。徐医附院一次性削减了近五分之一的床位,在全国范围内实属罕见,有媒体将其称为“壮士断腕”。

知名妇产科专家、春田医管创始人段涛曾撰文指出,“在众多的医改措施中,政府决心最大,投入最多,最旗帜鲜明要落实的就是分级诊疗。分级诊疗的目的就是要让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留在社区,不要大家都一窝蜂地涌向大的三甲公立医院。段涛认为,未来日间手术中心将发挥更大作用,医院对床位的依赖将大大降低。

此前,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曾对“医学界”表示,为了落实分级诊疗,公立医院去规模化将成为趋势。缩减门诊量,削减床位数,才能让医院“轻装上阵”。

他曾预言,已经形成规模的医院并不太可能主动“去规模化”,“但我认为,或许未来政府有关部门可以利用行政手段去规模化。”

如今,这一棋子似乎已经落下。江苏省的政策一经出台,或许会引来更多地区效仿。

当前,中国医疗改革已经触及医院的核心。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公立医院需要寻找新的收入来源来弥补目前药品加成收入的损失,满足各项政策及医院运营的需求。但在分级诊疗的路上,核心医院又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坚持公益性,避免出现趋利扩张现象。

对这些公立医院而言,前路似乎任重道远。

央视315:药店资质证书岂能如此挂靠?

信达生物发布首份年报,2018年度亏损14.82亿元

医药创新如何从“规模”走向“价值”?3月22日的广州沙龙给你答案

首家医药公司表态赴科创板上市,复旦张江计划募资6.5亿元

康恩贝9000万元再投工业大麻,收购并增资云杏公司

累计投入1.27亿元,上海医药两项药物临床试验无奈“折戟”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