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所长同美女经理合谋老鼠仓被判刑 涉及79股

时间:2019-11-18 来源:www.feijiazhuang.com

“禁止员工炒股”一直是证券业的红线。然而,“近在咫尺”的便利和金钱的巨大诱惑常常使人们渴望利润。

早在2017年8月,“长城证券研究所所长欧智行被捕”的消息就震动了金融界。 两年后,这个消息终于被证实了 据中国司法文献网发布的最新文件显示,欧智行与泰信基金的基金经理袁某勾结,建立了一个“老鼠仓”,融合交易达到2.81亿元以上。 因此,欧智行被判使用未披露的信息进行交易的罪名。他一审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二审减刑为三年零六个月。

以前,分析师不时会出现非法炒股的情况,但“炒股坐牢”的情况很少,证券从业者仍需“做好并珍惜”

监狱里的明星分析师

“长城证券研究所所长欧智行被捕”,这是两年前的老故事,现在有了新的答案

日前,中国司法文件网(Judicial Documents Network)宣布,刑事判决显示,欧智行被法院判定利用未披露的信息与基金经理袁某联手交易建立“老鼠仓”,最终导致监禁的后果。

2018年7月5日,知行区和袁某在上海市第一人民法院开庭

根据一审判决,被告欧智行作为长城证券的研究员,利用公司任命的职位为泰信基金公司提供证券研究咨询,并长期频繁向当时泰信基金公司泰信高级策略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第三单元的基金经理袁某推荐股票,并提出具体的买入或卖出建议。

作为回应,袁明知道欧智行非法买卖股票。他仍然用自己负责的基金买卖欧智行推荐的股票,并反馈给欧智行未披露的有关该基金相应股票投资决策和交易的信息。 另一方面,欧智行利用上述从人民币某个地方获得的未披露信息,违规使用其控制下的证券账户。他之前共买卖79股,与泰新先行基金同时或稍晚,累计交易金额超过2.81亿元,非法获利超过342.3万元。

对此,一审法院认定,被告欧智行和袁某分别作为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的员工,共同使用袁某因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交易活动而获得的未披露信息,其行为构成交易未披露信息罪。

最终,一审法院因欧智行利用未披露的信息进行交易,判处其五年有期徒刑和350万元罚款。袁某被判入狱三年,罚款20万元。

公共信息显示,欧智行毕业于中山大学,自2001年以来一直在东莞证券、平安证券、海通证券和华创证券执业。 2014年2月,欧智行加入长城证券担任董事助理。卖家经验丰富,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多次被列入新财富榜的候选名单。

2017年8月,欧智行被捕的消息不胫而走。 当时,长城证券表示尚未核实具体情况,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被抓。 根据判决,欧智行和袁谋于2017年8月15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根据中国证监会网站信息,2017年10月19日,瓯知行执业证书的状态改为辞职。

第二次审判和第二次审判都被从轻处罚。

据报道,此案的第一次审判要经过刑罚认定程序,所以第一次审判中控辩双方都不激烈。 一审期间,欧智行退还了非法所得款项。 此外,他们两人都供认了情况,并自愿供认了处罚。因此,袁某被从轻处罚,欧智行被从轻处罚。

但是,由于袁是一名具有特殊主体地位的基金经理,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一审法院认为不宜申请缓刑。 作为回应,袁某提出上诉,声称原判决过重,并要求缓刑。 辩护人还指出,袁某虽然客观上帮助和配合了欧智行的犯罪行为,但他的主观恶意相对较小,有从犯、自白、自白、处罚等从轻处罚情节。他要求从轻缓刑或减刑为一年零三个月的有期徒刑。

袁谋是一名“80后”基金经理。根据公共信息,她于2007年5月加入泰国信托基金,曾担任研究部助理研究员、金融咨询部研究员和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2012年3月至2017年8月,袁谋担任泰信先进战略基金经理。在他任职期间,他的回报率为30.28%,年回报率为4.93%

2017年8月30日,泰信基金发出更换基金经理的通知,称袁某因“个人原因”离职,在“是否调任公司其他职位”部分被宣布为“是”。它还说袁某已经在中国基金会协会办理了注销手续,当时应该在公安机关的控制之下。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于未披露的信息交易,违法所得超过100万元的视为“严重” 在本案审判中,司法解释已经生效,定罪量刑采用了“从旧到轻”的原则。

在二审判决中,上海高等法院根据他们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决定对他们两人从轻处罚。 欧智行的五年刑期减为三年零六个月,罚金减为320万元,而追回的收入保持不变。袁某的三年刑期减为两年,罚款减为15万元,但缓刑仍未执行。

非法股票交易屡禁不止

在反复监管下,证券从业人员非法股票交易仍时有发生。 证券公司的分析师凭借其独特的研究优势,也目睹了许多“真刀真枪”进入市场的案例。

当欧智行被捕的消息在2017年宣布时,长城证券的“前”董事刚刚因非法炒股被罚款1000万英镑。 根据北京证监局的行政处罚书,长城证券前总裁助理兼金融研究所所长黄钦来在任职长城证券期间,利用其他三人账户买卖股票,交易总额1.09亿元,获利3636.6万元。 据此,北京证监局对黄沁来处以“不罚三罚”的行政处罚,总额为1454.38万元。

此外,2017年底,安信证券资产管理部前副总经理郑江也因任职期间炒股而受到处罚,总购买金额为4.7亿元。然而,由于利润只有53,700元,所以“一罚两免”后的总处罚仅为161,000元。 然而,由于严重违法,郑江也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五年。 在就业情况方面,郑江在加入安森证券之前曾担任长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

除分析师外,从证券监管系统近年来对非法股票交易做出的处罚决定来看,各岗位都有非法股票交易者,包括营业部工作人员、经理、交易部经理、资产管理部主任、基金业务部经理、信息技术人员、纪委监事等。

事实上,证券从业者不准以炒股为业内的红线,这在业内引起不少批评。 特别是近年来,监管部门对员工非法炒股的检查有了明显改善。 由于证券从业人员在日常工作中极易获得优于普通交易者的信息优势,还会面临利益冲突等问题,以往的各种监管规定都将股票投机作为禁止性条款。

2017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中泰证券董事长李伟在两会上提议修改证券法的相关内容,解除对证券从业人员买卖股票的限制。然而,有必要通过建立禁止内幕交易和防止利益冲突的机制来规范证券从业人员的股票投资行为。

李玮指出,随着证券市场的不断规范和监管体系的完善,证券公司的内部控制机制,特别是合规制度和信息隔离墙制度,已经非常完善。禁止员工以“一刀切”的方式买卖股票是过于简单化和不公平的。

但是,在条例发布之前,证券从业人员仍然必须遵守条例。 毕竟,“炒股入狱”是有先例的。从事证券业务并不容易,但还是要随波逐流,珍惜它。

(责任编辑:DF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