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行李托运费8000元 航空公司往返收费不一遭起诉

时间:2019-10-10 来源:www.feijiazhuang.com

?

中新在线上海9月23日电(李仪征姚为华)58岁的李先生是一位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拥有10多年的骑行经验。他的赛道范围从中国的青海和海南到国外的法国和瑞士。对于像李先生这样的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来说,以自己的车来完成整个旅程是很自豪的。即使路很远,汽车也会经常被检入。但是,这笔托运给他带来了麻烦。客运合同纠纷。

往返运费不是一个。一审判决航空公司分得4000元

去年9月,李先生和三个“骑马的朋友”前往日本北海道的北海道,并请朋友购买四张从上海飞往札幌的往返机票。出发当天,李先生和他的四个人去机场,打包并打包了四辆随行自行车,以办理行李托运服务。当时,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没有向李先生收取超重行李费。十天后,李先生完成了旅程,并从日本札幌回到了上海。航空公司在办理登机手续时说,他们的自行车超出了免费托运行李的数量,并要求他们支付相关的超重行李费,总计超过8000元。李先生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进行了谈判,但未能用信用卡支付这四辆车的行李费。

李先生返回中国后,认为同一家航空公司,同一辆自行车在旅途中没有收取运费,但他回国时必须付款,这是不合理的。因此,他将航空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航空公司退还他所支付的8,000多元人民币并赔偿精神损失。庭审结束后,一审法院认为该航空公司已经履行了提供免费托运行李的合理义务,李先生应遵守有关规定。但是,由于航空公司的疏忽,国内外经营规模存在矛盾,损害了李先生的信赖利益,应分担李先生支付的行李费。因此,判决航空公司退还李先生4000多元。

该航空公司拒绝接受上诉,并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航空公司建议李先生了解长行李运输的费用。公司支付的超重行李是合同对价的一部分,航空公司无需分担相关费用。对于旅行不收费的情况,航空公司表示这是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造成的。李先生说,他没有意识到免费行李限额的限制,而且航空公司的两项不同收费正在损害他的利益。

第二次审判:航空公司收取过多费用,并依法有效。无需更改。

经调查,该航空公司超出其官方网站《国际旅客须知》的行李费条款:行李的三边之和大于203厘米,重量在23公斤范围内,并且托运行李行李费为人民币2,000元/件。当时,李先生携带的自行车外包装的三边之和已大大超过203厘米。

航空公司从李先生处收取回程行李费是否有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一,免费送货和超重行李收费条款的效力。鉴于航空运输合同的特殊性,航空公司根据行业惯例开辟了各种查询渠道,例如官方网站和电话,并在机票上清楚地注明。旅客也可以通过上述渠道获得相关信息。合理的义务。同时,行李托运费是旅客出行的基本问题。李先生是一位骑自行车的爱好者,曾多次检查过自行车并出国了,他说没有理由说航空公司没有遵守上述条款。因此,尽管以上术语是格式条款,但依法有效。其次,航空公司的行为是不一致的。航空公司由于工作人员失误而未能为托运行李收取费用是对自身权利的一种惩罚,客观上不会损害旅客的权益;当旅客收拾行李并检查明显的超大行李时,应预料到其行李费,并且旅客不应以自己为由推定回程,即航空公司不会为外出行李收取费用。辩护费不足以证明拒绝履行合同义务是合理的。

那么,航空公司是否会损害李先生的信赖利益,并需要分担李先生的超重行李费?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信赖利益是一方由于对方不诚实的行为遭受的损失;合同成立或可以履行时,可以通过实际履行合同实现双方的权益;观察者是主观的,根本没有过错。损失是由信任造成的。在这种情况下,航空公司的行为没有违反合同义务,也没有加重李先生的责任。这是不诚实的;双方之间的运输合同已经生效,双方的权利可以通过合同得到保障。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依赖利益的前提;返程行李费归航空公司所有,并未从合同对价中受益,该费对李先生而言也不构成损失。因此,该航空公司没有侵犯李先生对利息的依赖,也不需要分摊他的行李费。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李书福的一审判决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