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养猪污染 专家说“无猪县”是误读政策

时间:2019-09-23 来源:www.feijiazhuang.com

再次添加生产保证政策! 9月1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意见》在加快现代农业体系建设的过程中,明确提出要推进养猪生产科技进步,加强现代养猪养殖体系建设,实施养猪遗传改良计划,改善养源核心品种率,提高改良品种的供应能力。

随着非洲猪瘟问题的结束,该国已有超过1000万头猪因非洲猪瘟而被扑杀。生猪屠宰量的减少导致猪肉供应紧张,这最终反映在市场猪肉价格的持续上涨中。

与此同时,越来越严格的环境检查员和检查员确实对一些污染严重,环境保护标准的畜禽养殖场进行了调查和处理,使一些地方政府对养猪和环境污染进行了均等化处理。养猪是“一刀切”。

湖北某地区的一位农民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当时,由于环保设施的原因,环保督察要求对相对集中的耕地进行整顿,当地政府直接禁止所有农民进入农业区。最初未归类为禁区的区域被归类为禁区。

养猪是否与环境污染相当?划界禁令有哪些要求,划定的目的是什么,以及养猪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环境问题?

最近,业内许多专家都回答了本系列中的问题。其中,浙江大学教授罗安成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利用环保旗帜划定禁区,并挤压和限制包括猪在内的畜禽养殖业的发展。自然村被指定为禁区,一些县和区创建了“无猪县”。

在一些地方,养殖业受到了冲击和挤压

湖南农业大学教授吴根义表示,目前猪生产能力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非洲猪瘟流行和猪周期同时增加的影响。

其中,根据目前的防疫要求,一旦发现疫情,需要宰杀周围3公里范围内的猪群。据媒体分析,截至目前,全国的猪只已经粉碎了1000多万头猪,这严重阻碍了农民的积极性。

受2018年生猪价格下跌影响,母猪库存下降。从2018年下半年到现在,生猪数量已经下降,目前猪的生产能力较低。

吴根义认为,由于非洲猪瘟的重叠影响和猪周期的低迷,今年猪的生产能力在10年内没有显着下降。监测数据显示,7月份,生猪数量减少了3270万头。生猪价格上涨,8月份同比涨幅超过80%,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吴根义说:“由于畜禽养殖既不能给地方政府带来税收,又占用土地,地方政府需要承担防疫、食品安全和环境保护的风险,以及受到批评的压力。一些地方政府对生猪等畜禽养殖业的发展并不十分积极,甚至以环保的名义打击和挤压水产养殖业的发展。”

同时,非洲猪瘟的传播途径更加复杂。目前还没有有效的疫苗,这使得农民对恢复生产信心不足。

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朱昌雄说,非洲猪瘟疫情复杂,在生猪养殖、屠宰、运输、消费等环节都有可能传播。同时,非洲猪瘟病毒基因种类繁多,免疫拭子数量复杂多样。现阶段开发的一些疫苗不具备完全消灭非洲猪瘟病毒的能力。

数据显示,母猪和生猪数量继续下降。截至今年7月,生猪存栏量同比下降32.2%,母猪存栏量下降31.9%。

禁区并非禁止所有的农业活动

划定禁区已成为许多地方政府禁止养猪场的法律武器。但他们在哪里被列为禁区?你能否在禁区内进行任何耕作?

北京中宏博宏环境资源有限公司研究员贾胜元《畜牧法》《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条例》规定饮用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景区景点,城市居住区,文化教育研究区等。法律法规规定的集中区和其他禁区禁止在省级建设农场确定水产养殖标准。

贾胜元认为,划界区的主要目的是防范环境风险。其次,大型农场产生大量的粪便和尿液,排出的恶臭气体会影响生产和生活环境;再次,防止破坏景区景观,生态系统的环境和自然保护区。

贾生元强调,应该明确,禁养区依法禁止的是规模以上养殖场所或有污染物排放的养殖场,并不是禁止所有的养殖行为。此外,禁养区划定一定要严格限制在法律法规(包括有立法权的地方人大制发的法规性文件)规定的范围内,不能随意扩大,更不能以改善环境为由,利用划定禁养区清理养殖业,以清理代替治理。

实际上,禁养区划定对当前生猪存栏不足的影响甚微。2018年第一例非洲猪瘟疫情发生之后,全国禁养区涉及关闭和搬迁养殖场约1000家,涉及畜禽产能折合生猪约205万头,约占全国生猪存栏量的0.6%。

现实情况是,禁养区却成为了一些地方环境治理的“利器”。罗安程介绍,由于地方对畜禽养殖环保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理解不到位,把握不准,加之一时找不到可行的治理方式,认为养殖就等于污染,要根治养殖污染就必须清理养殖业。

罗安程指出,一些地方政府于是打着环保旗号,利用划定禁养区,挤压和限制包括生猪在内的畜禽养殖业发展。如将所有河流湖库周边200米、500米划定为禁养区,将铁路公路沿线一定范围划定为禁养区,将自然村划定为禁养区,还有个别县区打造“无猪县”。以致广大农户对环保的政策也产生了误解,认为搞环保就是禁止养猪,“环保禁养”“环保清拆”等说法比较普遍。

为此,罗安程建议,当前必须进一步明确禁养区的概念、划定目的、管理要求,进一步规范禁养区的划定和管理,指导和推动地方坚决、迅速地取消超过法律法规规定范围的禁养规定。

沼液等液态粪肥还田不是排污

我国畜禽粪污产生量巨大,每年达38亿吨。规模化以上畜禽养殖粪污资源化率不足70%。第一次污染源普查数据显示,畜禽养殖业COD排放量占农业源排放总量的96%,占全国总量的近一半。

畜禽养殖业发展的同时,解决好粪污治理等环保问题变得尤为重要。但是,目前在粪污资源化方面,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对粪肥,尤其是沼液、肥水等液态粪肥还田的适用标准把握不准。

山东省农科院研究员盛清凯介绍,据了解,一些地方常常将沼液等液态肥视为污水,将还田视为向农田排污,而予以禁止。还有的,将液态肥还田混同于灌溉或排放污水,要求液态肥要经过处理,达到农田灌溉水质标准或污水排放标准后再“达标还田”。这些误解,都对粪污资源化渠道的畅通产生了不良影响。

盛清凯建议,应进一步加大宣传培训力度,加强对地方的指导,统一认识,帮助地方进一步理清粪污资源化相关适用标准,正确判断沼液等液态粪肥还田的性质,不是排污、不是灌溉,而是施肥。进一步明确沼液等液态粪肥还田,不适用污水排放和农田灌溉水质标准,而要适用沼液、粪肥还田的相关标准。

与此同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董仁杰称,截至2018年底,生猪养殖规模化率仅为49.1%。规模以下养殖户产能还占到总产能的一半多,户数上则是绝大多数,占99%以上,点多面广。目前,我国规模化养殖场粪污资源化率为70%。调研发现,规模以下养殖户粪污乱堆乱倒则比较普遍,严重影响农村环境质量。

生猪补栏复产过程中,规模以下养殖户将占有重要份额。但绝大多数养殖户经济实力差、技术水平低,如果指导和帮扶不到位,大量粪污乱堆乱倒和直排,将会造成严重污染。

董仁杰建议,要指导和督促养殖场户配备基本环保设施,依法配备雨污分流和粪污贮存腐熟等设施,为粪污资源化提供基本硬件保障,保证粪污“存得住、能腐熟”;要改进粪肥积造和施用方式。引导和支持粪污资源化方式的创新,通过培育粪肥经纪人队伍,提高各种形态粪肥的商品化水平。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DF512)

国内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