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房地产简报 | 如果过度依赖信贷!那澳洲楼市一定会有泡沫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feijiazhuang.com

| 如果过度依赖信贷!那澳洲楼市一定会有泡沫

  澳洲知名经济学家:过分依赖信贷,只会助涨房市泡沫

  

  澳大利亚三位著名的经济学家警告称,依靠住房部门来支撑经济复苏可能会在日后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更大的麻烦。三位经济学家均表示,在央行背靠背降息、信贷标准放松、房价反弹预期的推动下,如果买家再次大批涌入市场,那么澳储行在明年将遭遇可怕的梦魇。悉尼科技大学(UTS)经济学家Warren Hogan表示, 他担心目前的政策环境“正在重新引发房地产泡沫。 他说: “澳储行的噩梦可能会发生在2020年中期,通货膨胀率为1.5%,信贷增长率为10%,房价上涨10%。 ”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高级经济学家Gareth Aird也认为目前的政策是在给未来埋雷。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高级经济学家Justin Fabo表示,短期内,联邦政府的刺激政策“几乎可以肯定”会推动房价的上涨,但是政府可能忽略了长期经济效益。他说:“最糟糕的是,政府缺乏支持短期增长或结构改革的实际政策,而是通过推动家庭负债的上升来支撑经济增长。”

  七月上旬悉尼酒吧交易价值超过10亿

  

  亿万富翁,体育英雄和私人养老基金,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即喜欢购买酒吧。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七月上旬,悉尼酒吧成交价格就已经接近1亿澳币。 其中,位于曼利的Steyne酒吧以6250万澳币的价格出售给了Iris资本集团。 Glebe的Friend酒吧以1025万澳币的价格出售给了Bill Young。Laundy家族斥资4200万澳币买下了位于Drummoyne的大型酒店Oxford Hotel。HTL Property董事总经理Andrew Jolliffe表示,财年新州和昆士兰州酒吧交易市场表现强劲。他说:“两个州的酒吧交易额超过10亿澳元,投资此类资产的愿望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据Jolliffe透露,在联邦大选后的几周内,问询数量急剧增加。他说:“我们预计这种趋势在未来12个月继续存在”。

  超过悉尼和墨尔本,布里斯班中位房价未来三年或上涨25%

  

  澳大利亚地产研究机构Select Residential Property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未来三年内,布里斯班的中位房价可能会上涨23%-25%,远远超过悉尼和墨尔本同期的房价涨幅。在此之前,BIS Oxford Economics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据其预测,在截至2022年6月的三年间,布里斯班的独栋屋和单元房的中位价格将分别上涨20%和14%。 悉尼和墨尔本的中位房价则将分别上涨6%和7%。 Select Residential Property研究主管Jeremy Sheppard表示,尽管悉尼和墨尔本近两年房价持续下跌,但是最新的调研结果显示两地一些需求旺盛但住房存量有限的地区房价继续走高。Sheppard说道:“毫无疑问,悉尼房价表现最为强劲的地区是上北岸(Upper North Shore)和北部海滩(Northern Beaches)。”至于布里斯班市场,位于布里斯班中央商务区西北9公里处的Red Hill和Keperra涨幅表现最为突出。就墨尔本而言,内城区Balaclava房价涨幅最大,未来三年内预计上涨超过20%。

  WeWork租下皮特街十层楼,进一步扩大悉尼版图

  

  共享办公空间WeWork在悉尼皮特街(Pitt Street)写字楼租赁了多达10层的空间,用于进一步扩大在悉尼市场的业务。据悉,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这处写字楼已经成为Wework在悉尼的第十处共享办公中心。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 在IPO计划之前,WeWork联合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已经筹集了超过7亿澳元的资金。 并且,WeWork与皮特街320号大楼所有方ARA Australia签署了一项为期12年的租赁协议,租赁大楼面积11,000平方米。 本次交易的地产中介为仲量联行(JLL)和莱坊(Knight Frank)。大楼位于悉尼市政厅和博物馆站之间,位于中央商务区的南部。此前,WeWork在这一地区尚未有业务覆盖。WeWork澳新市场地产负责人Lachlan Buchanan表示:“这一地点将为初创企业和大型跨国企业提供办公空间。”

  荷兰合作银行:外商在澳大利亚农场的所有权被“夸大了”

  

  专注于农业信贷的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发布报告称,基于价值计算,外商在澳大利亚农场的所有权被“夸大了”。荷兰合作银行指出,尽管按照地区划分,13%的澳大利亚农田具有某种形式的外国所有权,与联邦政府农业土地登记处报告的最新数据保持一致。但是,如果按照农场价值划分,这个数字几乎减少了一半,仅为7%。在这份最新发布的报告中,荷兰合作银行说道:“由于过分关注土地面积......外商在澳大利亚农业用地所有权的范围被夸大了。” 根据荷兰合作银行的农业土地价格报告,塔斯马尼亚州农场拥有的外商农地所有权最高,录得40%,其次是北领地(略低于30%)。 昆士兰州和西澳大利亚州的这一比例仅略超过10%。 维州最小,约为2%。 新州和澳首府领地的这一比例也低于10%。

  澳洲知名经济学家:过分依赖信贷,只会助涨房市泡沫

  

  澳大利亚三位著名的经济学家警告称,依靠住房部门来支撑经济复苏可能会在日后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更大的麻烦。三位经济学家均表示,在央行背靠背降息、信贷标准放松、房价反弹预期的推动下,如果买家再次大批涌入市场,那么澳储行在明年将遭遇可怕的梦魇。悉尼科技大学(UTS)经济学家Warren Hogan表示, 他担心目前的政策环境“正在重新引发房地产泡沫。 他说: “澳储行的噩梦可能会发生在2020年中期,通货膨胀率为1.5%,信贷增长率为10%,房价上涨10%。 ”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高级经济学家Gareth Aird也认为目前的政策是在给未来埋雷。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高级经济学家Justin Fabo表示,短期内,联邦政府的刺激政策“几乎可以肯定”会推动房价的上涨,但是政府可能忽略了长期经济效益。他说:“最糟糕的是,政府缺乏支持短期增长或结构改革的实际政策,而是通过推动家庭负债的上升来支撑经济增长。”

  七月上旬悉尼酒吧交易价值超过10亿

  

  亿万富翁,体育英雄和私人养老基金,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即喜欢购买酒吧。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七月上旬,悉尼酒吧成交价格就已经接近1亿澳币。 其中,位于曼利的Steyne酒吧以6250万澳币的价格出售给了Iris资本集团。 Glebe的Friend酒吧以1025万澳币的价格出售给了Bill Young。Laundy家族斥资4200万澳币买下了位于Drummoyne的大型酒店Oxford Hotel。HTL Property董事总经理Andrew Jolliffe表示,财年新州和昆士兰州酒吧交易市场表现强劲。他说:“两个州的酒吧交易额超过10亿澳元,投资此类资产的愿望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据Jolliffe透露,在联邦大选后的几周内,问询数量急剧增加。他说:“我们预计这种趋势在未来12个月继续存在”。

  超过悉尼和墨尔本,布里斯班中位房价未来三年或上涨25%

  

  澳大利亚地产研究机构Select Residential Property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未来三年内,布里斯班的中位房价可能会上涨23%-25%,远远超过悉尼和墨尔本同期的房价涨幅。在此之前,BIS Oxford Economics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据其预测,在截至2022年6月的三年间,布里斯班的独栋屋和单元房的中位价格将分别上涨20%和14%。 悉尼和墨尔本的中位房价则将分别上涨6%和7%。 Select Residential Property研究主管Jeremy Sheppard表示,尽管悉尼和墨尔本近两年房价持续下跌,但是最新的调研结果显示两地一些需求旺盛但住房存量有限的地区房价继续走高。Sheppard说道:“毫无疑问,悉尼房价表现最为强劲的地区是上北岸(Upper North Shore)和北部海滩(Northern Beaches)。”至于布里斯班市场,位于布里斯班中央商务区西北9公里处的Red Hill和Keperra涨幅表现最为突出。就墨尔本而言,内城区Balaclava房价涨幅最大,未来三年内预计上涨超过20%。

  WeWork租下皮特街十层楼,进一步扩大悉尼版图

  

  共享办公空间WeWork在悉尼皮特街(Pitt Street)写字楼租赁了多达10层的空间,用于进一步扩大在悉尼市场的业务。据悉,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这处写字楼已经成为Wework在悉尼的第十处共享办公中心。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 在IPO计划之前,WeWork联合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已经筹集了超过7亿澳元的资金。 并且,WeWork与皮特街320号大楼所有方ARA Australia签署了一项为期12年的租赁协议,租赁大楼面积11,000平方米。 本次交易的地产中介为仲量联行(JLL)和莱坊(Knight Frank)。大楼位于悉尼市政厅和博物馆站之间,位于中央商务区的南部。此前,WeWork在这一地区尚未有业务覆盖。WeWork澳新市场地产负责人Lachlan Buchanan表示:“这一地点将为初创企业和大型跨国企业提供办公空间。”

  荷兰合作银行:外商在澳大利亚农场的所有权被“夸大了”

  

  专注于农业信贷的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发布报告称,基于价值计算,外商在澳大利亚农场的所有权被“夸大了”。荷兰合作银行指出,尽管按照地区划分,13%的澳大利亚农田具有某种形式的外国所有权,与联邦政府农业土地登记处报告的最新数据保持一致。但是,如果按照农场价值划分,这个数字几乎减少了一半,仅为7%。在这份最新发布的报告中,荷兰合作银行说道:“由于过分关注土地面积......外商在澳大利亚农业用地所有权的范围被夸大了。” 根据荷兰合作银行的农业土地价格报告,塔斯马尼亚州农场拥有的外商农地所有权最高,录得40%,其次是北领地(略低于30%)。 昆士兰州和西澳大利亚州的这一比例仅略超过10%。 维州最小,约为2%。 新州和澳首府领地的这一比例也低于10%。

达到当天最大量